10月底換新藥後,大貓一度出現好轉的進食反應、有了力氣與精神,出門看個歐展、還見她抱怨連連。

        隔幾個天,大貓開始沈睡、藥物不再有效用,打針、皮下輸液開始對她是種折磨,送進醫院,也不若往常生氣反應,醫生告訴我,接下來要面對的可能是止吐劑再也抑制不了大貓的嘔吐反應,越到後面時間,盡量做一些隨她高興的事情、讓她心理舒服,以及安樂的考慮。

        從醫院回到家的那晚,大貓的情況開始降到最差,不斷嘔吐、虛弱的用尾巴回應我們的呼喚;沒有力氣走進便盆、全靠我們攙扶,偶爾會用所剩的力氣叫喊、聲音裡卻是充滿虛弱與痛苦。然後,夜晚我開始不敢睡,怕她不對勁、擔心她要走進便盆路途艱難、怕她一翻身沒法鑽進被窩裡取暖。

        角落的、屬於大貓的碗已經超過一個禮拜沒動過了,體重急遽下降,我不太知道、光是這樣的支撐療法可以讓她維持到何時,她每叫一次、我就幾乎快放棄,輸液裡混雜兩種止吐藥、卻還是壓不住大貓劇烈的反嘔。唯一我能做的,還是維持每天的藥物,加上強灌進食,只是,大貓緊閉牙齒時,又讓我疑惑、這是不是折磨她?沒了熱量,身體卻難以運轉?這樣的思緒在腦中對抗著。

        其實,我只是希望大貓不要痛苦.......

Gasle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2) 人氣()


留言列表 (2)

發表留言
  • BiRD。
  • 我也希望他不要痛苦。
  • motionless
  • 現在有好一些?
    祝福她...